当前位置:首页 >> 网海缘梦 >> 电子书库 >> 为谁妩媚为谁醉(十六)
    
  双击自动滚屏  
为谁妩媚为谁醉(十六)

发表日期:2009年1月19日  出处:原创  作者:风起青萍  本页面已被访问 3135 次



 

为谁妩媚为谁醉

 

风起青萍

 

 

   

     

第十六卷    丽人行 

 

丽人行,绮漪而风光。

怎么劝说,赵兮也不肯将马车的门帘放下去,就让它这样卷着,露出自己被冻得通红的脸极为兴奋,只顾观光沿途的风景,却不知自己也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

一路行来却也无事,李敏作为公主一行的护卫总领队,深感身上的责任重大虽有李陵蓝在身后坐镇,但还是不敢懈怠,派出五队侯斥前后左右各二十里地来回探察如临大敌一般。

一天下来行不足百里,往西沿京畿路官道直达四辅郡之一西辅(今河南郑州)。西辅太守陈柯携文武百官出城十里相迎,望着这庞大的官僚队伍,李陵蓝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迎来送往该是怎样的耽误时间。

然而伸手不打笑脸人,李陵蓝还是从马上下来与赵兮一道将拜跪着的陈柯等众人扶起,并一一见礼,在一番热闹后簇拥着进入西辅城。

西辅作为宋代是一个重要的大城,虽不能和汴京其肩,但在世界上已经是属于特大城市,人口将近百万(汴京人口超过一百五十万),城市民居效仿汴京的格局建街坊,允许民居大门临街而开,突破了唐代长安坊市分开的束缚。

陈柯是一个极其有为的官员,四十岁上下的年纪,长得不是很魁梧,一副文弱书生的样子很有商业头脑。西辅在他的治理下,市肆极为发达,允许市民在街廊两旁开店设铺和沿街做买卖。

西辅的商业逐渐走向繁荣,为活跃经济文化生活,还放宽了宵禁,城门关得很晚,开得很早。大街上每隔二三百步还设有一个军巡铺。铺中的防隅捕快,白天维持交通秩序,疏导人流车流;夜间警卫官府商宅民居,防盗,防火,防止意外事故,这恐怕是历史上最早的巡警了。

商业繁荣的同时带来的副产品就是“青楼”和“赌访”的昌盛,那句话就是这样说的,在一个男权的社会里,女子只能是附属品,社会地位低下很难有说话的权利。

进赌访,逛青楼全部是男人的特权。

但这次走进西辅的达官贵人,却是以女子为主。陈柯放下身段不敢将赵兮和李陵蓝往勾栏瓦肆里迎。特别是公主赵兮,看起来娇娇滴滴弱不禁风的样子,万一真的在他的治下出了什么安全问题,他头上的乌纱能不能保住,还是两可之间。

陈柯小心翼翼的将赵兮和李陵蓝领进内衙,李敏等一干护卫由师爷与众幕僚在外衙设酒宴,大块吃肉大碗喝酒,酒过三巡便招来歌妓,吹拉弹唱慢慢春色也就开始旖旎了起来。

喝醉酒的士兵开始借酒撒疯,揽过卖唱的女子上下其手,不亦乐乎都是荷尔蒙惹的祸。社会风气便如此,“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形容的就是这种糜烂之气,今古皆然。

歌妓实际上是生活在社会最下层的人群,用自己尚还青春的身体卖出来换取生活资料,自己养活自己,谋求生存其中的辛酸和冷暖谁会关心?

大兵和女子在一起,情景逐渐不勘入目起来,淫语娇声连空气也很暧昧。李敏还算少数清醒的人士,在他的约束下一众士兵不敢集体喧淫,局面还属于可控的范围,李敏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开由得众人去寻乐。

内衙却是另一番景象,陈柯的三妻四妾全部出来,拜见公主和李将军。

陈柯安排人整治了一大桌子精致的筵席,山珍海味时鲜蔬果,酒也是女儿红,端的是下了一番功夫,不仅好看而且好吃。席间喝酒谈话,八九个女子聊的全是女儿关心的内容,陈柯一个男人陪着笑脸,端着小心,一番筵席接下来,居然没吃饱,看来身在花丛中也并非全是福。

第二天,西辅提督必恭必敬的在太守衙门外求见公主,理由是陈柯太守接待了,没有道理不去提督府,让他也一尽地主之谊。

就这样文丞武将,挨个来请,吃吃喝喝,游名胜古迹,赵兮和李陵蓝就在西辅停留了四五天,急得金环直跳脚。可这些人情世故,她金环可以不管,但赵兮和李陵蓝却不能不顾,官场的流言猛如虎,真真是针间大个口,碗口大股风,口水也能淹死人。

做人便是这样,法律意识、道德规范、人情世故、传统习俗,方方面面都有约束,并非可以由人随心所欲,想咋子就咋子,真正意义上的自由是没有的,也许这也算是做人的一种悲哀吧。

终于摆脱了西辅官场上的纠缠,赵兮和李陵蓝重新上路往西北行去。就这样日行不足百里,走走停停与其说是行军毋宁说是游春,令金环哭笑不得。

赵兮和李陵蓝一路行来,嘴边的话题都离不开白丞俊这个人,其实李陵蓝对白丞俊也不是真的很了解,只是那场战斗将他们拉在了一起,在回忆中白丞俊的形象才逐渐生动和丰满起来,变成有血有肉的人。

白丞俊的命运开始在赵兮的心里仅仅只有同情,恨自己的侄儿为了自己上位不择手段而牺牲无辜。可连日来在李陵蓝口中断断续续的描述中,白丞俊的聪明、勇敢、坚强和识大体的风度,让她相信白丞俊如果给他一个起飞的平台,他一定能飞得很高很矫健。

少女的心中爱上一个人往往是毫无来由的,也没有道理可讲,白丞俊也不知道自己是前世那里修来的福,竟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驻进了赵兮的心中,两个人甚至还没有见过面。

赵兮也是身居皇宫大内,很少接触外人,听来和见过的全是京里那些纨绔子弟的风花雪月,那里面全是藏污纳垢的黑暗,所以白丞俊就如阳光一般照亮了赵兮的心。

无意中丢在地里的种子,遇上合适的温度,合适的水份,合适的阳光,就会生根发芽,就会成长壮大,就会开花结果。

白丞俊就象是李陵蓝无意中丢进赵兮心里面的种子,谁也不知道它悄悄的在疯长。

西渡黄河,转而北上。离中原越来越远,进入西北寒苦之地,但季节毕竟是进入了春天,不畏寒的野花野草开始挣脱寒冬过后的凛咧,从地底下冒出了一些新绿,给整个行程添了些许颜色。

过了西安,嘉永县渐渐就近了。

为谁妩媚为谁醉(十七)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缘之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人:“心缘之梦”微信群yueyuanzhongqiu2008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