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缘心曲 >> 网友情感 >> 芳草萋萋(五)
    
  双击自动滚屏  
芳草萋萋(五)

发表日期:2010年10月14日  出处:原创  作者:半掩琵琶倦客  本页面已被访问 3304 次


Digital photo and graphics © 2006 Luvdalot Graphics & Design
芳草萋萋(五)

 

文/编:倦客

 


 

以后,梅小诗一有空闲就踱着步子走到浮香河畔那块大石上静静地坐一会儿,望望溢香洲的秋色,想想那难以忘怀的心事,以排谴心中无尽的空虚与孤寂。他觉得,他自己越来越喜欢这秋,越来越离不开这秋了,他甚至有点悔恨自己的过去,为什么那么讨厌秋。他觉得秋给予他的不只是凄凉、萧索,更重要的是给予他很多启示,很多幻想,很多憧憬,虽然一切都很朦胧,如诗如幻,但他却独自一人心领神会,兴致盎然。自从那天李洁与黄强同他交谈之后,他每天几乎是身不由己地来到这里,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来干什么,是我那个所谓的答案吗?他自己有时也嘲笑自己。

    又是一个秋风萧瑟,黄叶乱飞的天气。这一天,秋阳却很温馨。梅小诗也照常坐在那块大石上,望着流水,望着沙洲,让思想的野马奔驰到很远。坐着、坐着,看到对岸沙洲上人影浮动,他忽来兴致:今天何不到沙洲上去游玩一番,看看秋花惨淡,秋草枯黄,一来排谴心中郁闷,打发这半天时光,二来也许真的会找到点什么,也不辜负这许多日子的清坐之苦。于是,他便高挽裤脚,从浮香河较浅的地方涉水而过,来到了溢香洲。

    溢香洲是一个大三角洲,系河水长年冲积而成。洲上古木森森,芳草萋萋,曲径短桥,几栋农舍,于茂林修竹之间隐隐透出红墙绿瓦,炊烟袅袅,几声犬叫,从远处传来,鸟声啾啾,使这沙洲更添幽静。好一个幽雅清静所在呵!梅小诗在心里感叹着。

    他把步子放得很慢很慢,漫不经心地浏览着两边的景物。河水湛蓝湛蓝的,从他的身边无声地淌过,水鸟惊起水花,从水面掠过,一行白鹭从林间翻飞,排云而上。丹桂飘香,紫菊盈笑,风便把芬芳传送得很远、很远。这一切,是很能教人诗情勃发的。然而,他怎么也没有那样高的兴致,他只是慢悠悠地,无目的地信步而行。溢香洲象个幽雅的公园,吸引着很多慕名而来的游客。只见洲上三三两两,或漫步,或静坐,或闲卧,或嬉闹,都在领略各自的情调。他们都沉浸在属于自己的氛围里,欣赏着眼前的秋光,不受别人半点惊忧,也不去惊忧别人,各自相安,使这幽雅的沙洲更添几分生机。

    梅小诗沿着河边的草地慢悠悠地走着。水草盖过了他的脚步,盖没了他的思念。他什么也不想了,什么也不想再想了,他实在想的太多了,他太疲倦了。他只是木然地一步一步地向前移动,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要移到哪儿,也不知道究竟要移动多久。

    忽然,他的眼睛一亮,只见前面有一丛密密的芦荻花,白白的云絮般的梢,修长纤细的杆,在这秋风河边显得格外凄婉。他忙奔过去,仔细端详起来。他仿佛看见他自己的影子,他一下子变得惊欢,变得狂喜。他不管脚下是怎样的潮湿不堪,他一下便躺倒在那芦荻花之中。他觉得它与自己的影子重合了,他几乎枕着头,看着滔滔的江流,望着秋空,望着那在秋风中摇摇晃晃的,婉弱的芦荻花,静静地瞌上眼睛睡着了。

    朦朦胧胧之中,他的耳边响起了一阵凄清如水的箫声,如泣、如诉、如怨、如慕,呜呜咽咽的,在秋风中显得格外悲凉凄婉。是谁在这吹这种悲哀的曲调呢?他的心也和这箫声一样悲凉吗?梅小诗赶忙翻身而起,环视四周,寻找这声音的源头。只见在距离他二百米左右的河边草地上,也开着一大丛和他身边一样的芦荻花,花边坐着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子,手握着一管长长的洞箫,正静静地吹着〈悲秋〉的曲子。那女孩子背对着他,看不清脸庞,只看得见那女孩身材高颀、匀称,甚至有点单瘦,秀发如云,瀑布下泻般地披散而下。江上的秋风,阵阵吹来,吹得芦荻花的花絮四处飘飞,也把她的秀发吹得很乱、很乱,她却全然不顾,只静静地吹着那管长长的洞箫。那飘飞的芦荻花,那幽怨的箫声,以及那孤独的少女,组成了一幅多么凄惨的画面。这画面,透出一种浓浓的惨淡的美,美得令梅小诗心荡神迷。

    “这女孩的身材多么眼熟啊。”梅小诗在心里想道。

    “会不会是她呢?”梅小诗的心猛然颤抖起来。

    “怎么会有这么巧呢?也许是我思虑过多而生的幻觉。”他又甩甩头,苦笑起来。

    突然,那箫声停了下来,但还余音缭绕,不绝如缕。那女孩把那管洞箫放下,用手拢着漆盖怔怔地望着前方出神,仿佛还沉醉在那箫声的回味之中。

    “嗨-----,这秋,这悲凉萧杀的秋-----”那女孩长长地吐出一团郁闷,自语着,低低的,但梅小诗却听的清清楚楚。

    继而,那女孩摘下一杆细长的芦荻花,望着天空,慢慢地吟哦起来:

昔人已乘黄鹤去
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
白云千载空悠悠

    听着,听着,梅小诗情不自禁地接着往下念起来:

晴川历历汉阳树
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
烟波江上使人愁

    那女孩赶紧回过头来,满脸惊愕之色。

    四目相对,梅小诗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真的是她?是那天黄昏邂逅的那个高雅、美丽的女孩?这不是梦吗?他喃喃自语着。他的血液仿佛一下子奔腾起来,他有点冲动地越过芦荻花丛,向那女孩跑了过去。


    那女孩也是怔怔地站在那里,眼光直直地望着他。先是满脸惊愕之色,再就是茫然不知何故之态,接着便是惊喜之状了。那女孩也下意识地迈开两腿,风也似地向他跑来。

    当跑到那女孩身前时,梅小诗有点忘形地抓住那女孩的手,俩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道:“是你?!”
俩人的目光都很炽热,充满着激情。虽然他们仅仅只有一面之缘,但却如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纵有万语千言,也无法形容他们此时的心情。

    他们久久地对视着。那女孩的眼睛很大,很亮很亮,闪烁着熠熠的光彩。梅小诗勇敢地迎接着她的目光的直视,没有一点羞涩或怯懦的成分。在各人的眼里,都看到了对方一颗晶莹透明的心。

    此时无声胜有声。。。。。。

    良久,良久------,还是梅小诗首先打破沉默,说:“你怎么会在这儿?”话一出口,他便有些懊悔,自己怎么问出这样一句没有水平的话呢?

    “你呢?”那女孩清丽的脸上突然现出顽皮的神色。

    他们相视一笑,都没有回答。灵犀一点,答案在各人的心里。

    那女孩忙转过身子,朝前慢慢走去,梅小诗也赶紧几步,和她并肩而行。秋风吹动他们的衣衫,吹乱他们的头发,河边的沙滩上留下两行清晰的脚印。

<待续>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缘之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人:“心缘之梦”微信群yueyuanzhongqiu2008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