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海缘梦 >> 电子书库 >> 为谁妩媚为谁醉(二十)
    
  双击自动滚屏  
为谁妩媚为谁醉(二十)

发表日期:2009年1月19日  出处:原创  作者:风起青萍  本页面已被访问 3781 次



 

为谁妩媚为谁醉

 

风起青萍

 

 

   

   第二十卷   兄弟,我们是兄弟

 

 

白丞俊出得山来,在官道上慢慢的走着,望着远处的山庄和炊烟,心里充满了感慨。这些平时不起眼的真实,现在看起来却是那么亲切。在山里一年多的时间里,面对的除了山峰就是森林,除了野兽就是三清,真的很寂寞。

人真的是属于群居的生物,离开了人群单独生活,久了也许会疯掉。白丞俊望着这熟悉的一切,心里面充满了愉悦,他情不自禁的对每一个经过身边的人微笑。

时下正是春耕季节,农户在田野里忙着耕田犁地,农夫的吆喝,耕牛的哞叫,好一幅农家喜乐图,透出的是一派平和与安详。

走了近晌午,侯家集遥遥在望,远处的侯家集象一匹巨大的青兽卧在原野上,青砖青瓦木结构的房屋,青砂石铺就的街道小巷,看起来还很迷人。

侯家集隶属嘉永县,在陕西路上算是较大的草市镇,常住人口略有八万人左右,这里农业人口占了七成以上,手工业者和经商者占了不足三成,不过这个人口比例在大宋也算很高的了。

手工业是工业革命的起源,欧洲的工业革命起源于十八世纪六十年代,英国最早具备产生工业革命的条件,从棉织、采矿、冶金、制盐、玻璃等行业中开始,手工业由个体进入工坊,而起源资本主义工业革命

严格意义上来讲宋朝在这个时期手工业已经进入作坊阶段,商人的崛起带动了商品大流通,颠覆了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模式,更容易引发工业革命,可为什么这良好的势头没有得到更进一步的发展,究其原因可能与游牧民族对农耕文化的掠夺不无关系,最典型的便是元朝的统治,其破坏性完完全全是历史的大倒退。

走进侯家集,临街的店铺、大小手工作坊鳞次节比,市镇的气息扑面而来。白丞俊寻了家看起来很干净的小食铺,拣了个靠窗的座头坐了下来,他打算歇歇脚随便吃点东西果腹,填饱肚子再上路。

店小二一见来了客人,便殷勤的迎了上来,手中的抹布顺便将本不见一丝尘埃的桌子再抹了一遍,这是对客人的一种心理暗示,看我们这里多么讲究清洁卫生,在这里你可以放心的吃,这也是一种营销策略。

店小二给白丞俊到了一碗红白茶,这种民间很普通的茶水,黄红的颜色看起来喜人,味道也很特别,对走了远路的人来说,很解渴。

店小二等白丞俊呷了一口茶水,便开始推销,“客官用点什么?小店百年老字号,天下间所有的吃物应有尽有。”店小二是看白丞俊的装束打扮也不象有钱人,天上飞的、山中跑的、水里游的这些里面的珍稀之物,白丞俊断然点不出来,一般的家禽家畜却也难不到这家小店,所以店小二敢瞒天夸下海口,天下间的吃物应有尽有。

白丞俊笑了笑,“一碗卤肉,一碗面。”店小二不因白丞俊所点吃物普通而不豫,高声喝唱“好勒,一碗卤肉,一碗面。客官稍坐即刻便好。”这是做生意的基本素质,客人进门,就是客人,生意大小,总是生意。积少成多,聚沙成塔嘛,一棒子把人敲死,谁还敢来下次?

顷刻店小二便将卤肉和大碗面端来白丞俊面前,这时小食店外面人流涌动,嘈杂的议论着,往镇中心的方向过去。白丞俊问店小二门外何事,店小二面露难色:“客官出门在外,有些事还是不要掺和的好。人间不平的事太多,官府都不管,平民小百姓能有什么办法。”

店小二吞吞吐吐不敢尽言,让白丞俊起了好奇,青天白日琅荡乾坤,难不成有人只手遮天。想到此处,白丞俊侠义心顿起,天下事,天下人管,又何必在意是不是官府。

白丞俊吃完面,抹抹嘴又喝了口茶,从兜里掏出三文制钱问店小二够不够,店小二笑嘻嘻的接过三文钱连连说“有多,有多。”白丞俊爽快的说道:“多则是你的。”

店小二千恩万谢,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不富有的客人出手那么大方,要知道多出来的二文钱够买他家里吃几天的粮食。

白丞俊信步往适才人多流去的方向走去,他要看看这到底是什么事情店小二不敢说。

侯家集镇中心一块开阔地围满了看热闹的人群,白丞俊身上有功夫,人墙在他稍稍用力的面前自动分开一道缝这样便毫不费力就挤了进去,周围的人还莫名其妙,怎么自己会往旁边让开让这个人挤进去。

人群里几个彪形大汉杀气腾腾正对地上的一个男人拳打脚踢,那男人全身已无一处完好皮肤,全是伤痕累累,令人看来触目惊心,这个男人此时已经被打得奄奄一息。周遭的人群看热闹的有之,麻木不仁的人有之,当然义愤填膺的人也有,但却敢怒而不敢言。

白丞俊心头大怒,他平日里最看不得谁以强凌弱,他上前一步手轻轻一抬,“各位兄弟,有话好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别把人打死了,有什么事慢慢商量如何?”

打人的大汉顿时觉得十分难受,抬起的脚怎么也踢不出去,举起的手再也落不下去,而且心中的气息受压连呼吸都不畅,大汉各自在心里暗惊,“遇到高人了。”

却听一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谁家的裤裆烂了,蹦出个你来。没得商量,给我朝死里打。”前一句是冲白丞俊来的,后一句是对大汉下的命令。

白丞俊随即望去,只见一头戴儒巾,身穿长衫纨绔模样的男子正狰狞的叫嚣,此人面目长的还算端正,就是面色惨白双眼浮肿,眼圈周围一圈暗褐色的阴影,昭示了此人酒色过度,色字头上真的是一把刀啊。

侯方仗着己方人多,且在侯家集还没有人敢在他侯方面前撒过野,便壮着胆子继续撑门面。“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古训,天经地义的事情,你能管吗?”

“哦,侯方,侯大爷你高抬贵手放他一马,欠的钱是多少,我来替他还,如何?”

白丞俊不知道这被打的汉子也姓侯,名叫侯良坤是侯方的远房本家,前不久因家里老娘去世,小春粮食还在地里长着,手中无现银安葬娘亲,俗话都说人死为大,入土为安。便向侯方借了一两银子,将娘安葬了。侯良坤想的是小春收获后,拿到集上卖点现银就将侯方的银子还了。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祸起萧墙不是因为这一两银子,而是因为家中长得漂亮新婚不久的娘子。原来侯方早就对侯良坤得娘子侯秦氏起了不良心肠,千方百计想占为己有,正愁找不到借口,侯良坤借钱正好撞在枪口上。

一两银子,三个月不到的时间便翻成了十两,十两银子对一个庄户人家便是天文数字,侯良坤自然还不出来。侯方便厚颜无耻的提出可以用侯秦氏抵债,侯良坤也算是有血性的汉子,断然拒绝了这个荒唐的提议。

后来侯方逼得侯秦氏悬梁自尽,但侯方因为美人并未到手便迁怒侯良坤,殴打折磨已经好几天了,因侯方家中有钱而且哥哥在嘉永县作县丞,是除县令以外的第二号官员,算是有权有势,侯方在侯家集是豪强恶霸,危害乡邻无人敢惹。

侯良坤至从妻子被逼死,心中也了无生趣,存了个与亡妻一同共赴阴朝地府的想法。如今白丞俊一个外乡人为他出头,还是心头十分感激的,他躺在地上微弱的说道:“恩人,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白丞俊回答他:“兄弟,因为我们是兄弟。”他放眼朝侯方望去,“来吧,现在就这件事,我们来作个了断,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为谁妩媚为谁醉(二十一)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缘之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人:“心缘之梦”微信群yueyuanzhongqiu2008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