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海缘梦 >> 电子书库 >> 为谁妩媚为谁醉(九) 归程回家的路
    
  双击自动滚屏  
为谁妩媚为谁醉(九) 归程回家的路

发表日期:2008年11月21日  出处:原创  作者:风起青萍  本页面已被访问 3048 次



 

为谁妩媚为谁醉

 

风起青萍

 

 

   

     第九卷   归程回家的路

 

   

踏上归程回家的路,在所有民夫的心中都充满了兴奋,最高兴的是自己还活着。离家数月,不日便可与亲人团聚了,回归的脚步急促而又匆匆,笑容不可抑制的从眼角眉梢往外流淌。

官驿道来来往往的人流经历大劫后,似乎远离了战场、也远离了死亡,一派宁静安详。

白丞俊和同村来的老乡一起,李陵蓝将军送了他一匹马。这匹纯白色的大苑良马,混身上下没有一根杂毛,从牙口看齿龄正好三岁,属于刚刚成年。

李陵蓝给它取名叫“追风”,是她极喜爱的坐骑。因白丞俊身上的伤未痊愈,她心痛他旅途劳顿故而相赠。在大宋一般的民众是无缘养马,不仅仅因为马匹是属军用物资,更重要的可能还是因为阶级的划分,官宦权贵才能拥有大量的马匹。

追风的确是一匹难见的好马,日行千里夜行八百或许是夸张,但其奔跑起来用风驰电擎形容一点也不过。且追风性子顺良通人性,它似乎知道白丞俊身上有伤,信马由缰走来不疾不徐及其平稳。

离开大同走了整整一天,归心似箭的人们多走了一程,打算到了前面侯家集再休息。

深秋,夜里满天的寒星点点,散发出极妩媚的光,像极了情人的眸。伸手,却无可触摸,真实的遥远,真实的痛,这些便是白丞俊心底的感觉。

是夜,白丞俊躺在客栈的硬扳床上难以入睡,李陵蓝、金环,还有在战场上失去的战友的面庞,纷踏至来像走马灯一般在他脑海里盘旋。

他甚至想起了李陵蓝在秉烛昏黄的光中缓缓摘下头盔,乌黑的长发若流云般扑下,刹那间惊心动魄之永恒的美,还有温香暖玉抱满怀的感觉。

白丞俊不由得摸了摸挂在颈项上的玉珠,渐渐的他沉入梦乡。

拖逸走了半个多月,进入嘉永县天色已经黑尽,郭家庄的民夫相约今晚就歇县城,明日再回家。由于大家平时很少机会来县城,趁此逛逛嘉永县顺便买点什么乡里稀缺的物事,带给亲人一份惊喜,至少也是一份心意。

县城毕竟是县城,和郭家庄不同。深秋的夜寒也挡不住人们的脚步,大街小巷和集市里的人流熙熙攘攘川流不息,叫卖声和讨价还价的交相辉映,好一幅民乐气派。

白丞俊和乡人一道,他打算给母亲和妹妹买几尺棉布,记忆里她娘俩已经多年没添置过新衣裳了。也想好了要给郭襄和媚梅买点礼物,小时候郭襄对他很好,甚至教他读书识字。媚梅更是对他不错,有什么好吃的东西都要给他留一点,好玩的也要同他一道欣赏。

儿时的玩伴,多年没见了,现在应该长成大姑娘了吧,白丞俊愉快的想着。突然觉的腰里褡裢一紧,顿时轻了许多,他明白铜钱被人偷了去。

四处看看,并无可疑之人。却见前面一个游方老道,不紧不慢的走着,见白丞俊并未跟上,还回过头来招招手。

街旁“气死牛”的街灯散发出昏黄的光,灯火下的老道气度不凡,看不出真实的年龄,满头白发飘逸,却红颜如少年,步履轻盈而飘逸。

白丞俊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因为他感觉老道对他没有恶意。

老道在前面走着,看似不紧不慢,白丞俊却怎么也不能追上和他并肩。他很奇怪,也努力想走近,却始终和老道保持着等同的距离,无论他怎么努力都不行。

渐渐白丞俊和老道越走越远。

夜已经很深了,陆续回到客栈的同伴发现白丞俊还没有回来,发动了一些人四处去寻找,一夜无眠几乎找遍了整个嘉永县城却无果,白丞俊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无奈之下众人只得报官,县令接案派出捕头勘查,嘉永县城里城外翻了个遍,还是毫无结果,几天后白丞俊失踪一案便成了悬案。

当白丞俊的行李送到白家,白丞俊的娘和妹妹哭得死去活来,白家唯一的支柱就这样坍塌?

郭员外知道白丞俊失踪的消息,立马就对家人下了严令,此事不得告知七小姐。

人口总是封不住的,媚梅这日起床后正在抬前梳妆,听见窗外两个丫鬟在讲悄悄话:“小槐,你听说没有,白丞俊在嘉永县离奇失踪,他娘知晓后几乎气疯了,这几天不吃不喝的只是哭,很惨的。”

“听说了,不过白丞俊也给家里留下了很多金子,他娘和妹妹过日子不用发愁。”

“你就晓得金子、银子,真真的是一个小财迷。你晓不晓得,一个大活人就这样不见了,谁知道是死是活,他娘不伤心才怪呢。”

媚梅咋听见白丞俊在嘉永县失踪,还没回过神来,梳头的手却停在发顶上,大叫:“小丽、小槐你们两个给我进来。”

想起郭员外说的不让七小姐知道白丞俊失踪的吩咐,小丽和小槐吓得脸色刷白,战战兢兢走进媚梅的闺房。

“你们刚才说的是真的?”媚梅忍不住自己的声音发颤的问道,她多么希望这只是两个小丫头无事乱嚼舌根。

小丽和小槐跪在小姐面前不敢说话,媚梅终于明白了也许以后她再也看不见这个叫白丞俊的人了。盼了许久,盼来了这样的结果,媚梅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小姐,小姐……”小槐惊慌的叫,小丽急忙去前厅禀报老爷,郭员外听后一声叹息:“天意。”叫人救醒媚梅,他知道,时间是唯一能抚平媚梅心事的良药,现在任何的劝慰无济于事。

郭员外还是怕女儿想不开出意外,吩咐小丽、小槐多加注意小姐的行踪。

白丞俊的失踪,媚梅只有悲痛,一个弱女子却无能为他做些什么,空自消瘦了红颜。

她剪断了自已头上三尺青丝,装进香囊,在后花园内寻了一处清净之地埋了,也断了她尘世中的思念,从此念佛吃斋决意独卧青灯古佛旁了却一生。

郭员外一时也难有办法改变媚梅倔强的行为,只得随她去,是好是歹也怨不得旁人。

李陵蓝的运粮部队,随太子太子赵曙率领的怃边大军得胜回朝。午门献俘,龙颜大悦,赏赐及其丰厚,有功将士加官进爵,李陵蓝由果毅校尉升为骠骑将军,骠骑将军李柱国进而升为安西军大都督,李氏门阀重新登上政治军事权力的舞台中心。

宋仁宗赵祯也心里明白,这是太子在培植自己的党羽,只是日后这大宋江山要由赵曙来治理,所以太子党的壮大只要不威胁皇位的安全,大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深究。

王绛、二娘、三娘还有李府上下大开中门,喜迎李陵蓝出征归来,次日前来祝贺的文武百官络绎不绝。

东宫太子,安西军大都督府之庆典场面更是热闹,不一一细表,宋军大胜歼敌二万,生擒敌酋是大宋至西夏立国以来的首次,举国同庆其乐融融。

为谁妩媚为谁醉(十)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发表人:庄萍
发表人邮件:991@163.com发表时间:2008-11-18 20:30:00
释怀,缓冲,蓄势,还是寂灭,终结?也许才刚开始。不知悲恸将衍生怎样凄厉的美艳!别有幽愁暗恨生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缘之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人:“心缘之梦”微信群yueyuanzhongqiu2008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