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海缘梦 >> 情感人生 >> 剥去爱情的衣裳(14)
    
  双击自动滚屏  
剥去爱情的衣裳(14)

发表日期:2006年7月13日  本页面已被访问 1553 次


剥去爱情的衣裳
(14)

作者:赵昙/编辑:海儿

第十四章
地狱门前要挣脱不容易(一)

    一辆乳白色小车缓缓驰进了夜总会的后院,车停稳后,司机急忙下了车很有礼貌地拉开了车的后门,一个梳着背头,上嘴唇畜了些胡须且西装、领带衬托得非常副有风度的中年男人从车里走了出来。这中年男人就是姚发万的哥姚发元。

  夜总会有个后门,离车不远,姚发元并不从后门进入,他喜欢走前门。因为那里还站着个人——石萱。那次得到石萱后,他觉得石萱太适合他的口味了。不论从肉体上还是从个性上,他觉得在夜总会这个“鸡”比比皆是的世界里,虽然还有一些和石萱是同样身份的,但他们也直接或间接地与客人发生着关系,只有石萱是清纯的,是耐得住诱惑的;在长像上,她美丽而质朴,在个性上虽没有多少突尤的部分,但她却有着一种区别于一般女人所具有的那种温柔,虽然像水一样,但那水不是一潭死水,是一种流动着的却让人眼睛觉察不到的水,这可以说就是石萱区别于一般女人所具有的温柔吧。司空见惯了“小姐”的姚发元自第一次见到石萱就被她那张纯朴而真诚的脸给吸引住了。在这个女人不是个女人、男人不像个男人淫乱而疯狂的世界里,他觉得石萱的出现让他对夜总会的这一群高兴不高兴都可以随时脱裤子给你看的“小姐”们逐渐感到厌倦了。每次在他来到这里后,这些“小姐”们不是搂腰抱脖子,就是在他脸上亲呀、身上抓呀的,纵然一幅比见了他老公都要亲近好多倍的模样,这时,他常能想起门口的石萱,似乎一想起她,他的内心就有一种充实感。最后,他给自己这样下结论:在这里只有石萱才佩得上给他当“小姐”。  姚发元是怀着满心失望地走进夜总会大门的。因为在他走进去时,门口向他喊“欢迎光临”的已不是石萱了,而换成了别人。

  姚发元觉得心情呈现的是三百六十度大转弯,他往常还是先在大厅逗留片刻后,才走进包箱叫上一个较为有素养的“小姐”陪他聊一聊天、唱一唱歌、喝一喝酒,在寻找肉体的满足时,自石萱出现后他就总能想到她。他这次从前门进来就直接走进了包箱,也没有叫“小姐”,只要了酒。  在一片音乐声中,姚发元借酒融化着内心一时的不悦。虽然说不清石萱是什么原因今天没有向他喊那句“欢迎光临”,是病情还没有好转,还是调换了岗位,这些都极有可能,但姚发元只觉得石萱在进来时第一眼没有出现在他的视线里,他就有一种丢了魄的感受。

  片刻后,姚发元拉开了包箱门,似乎因力量过激,那门被拉开后顺着惯性力的作用“哐”地撞在了墙壁上。门口的服务员马上崩紧了神经,战战兢兢地翘望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猜想着这位不比寻常的客人会不会也像摔门一样对待他们?

  “去把阿媚给我叫来。”姚发元冲服务员大喊道。

  听到吩咐,服务员在思想上连一秒钟的停留机会都没有就立即跑去叫阿媚了。  不一会儿,阿媚便来了。

  “哟,姚老板今天怎么想到叫我了?”阿媚说着在姚发元的身旁坐下来。举起茶几上的洒瓶倒满他的杯子后,又给自己盛了杯,抿了口后说道:“看姚老板今天的样子,好像有什么心事似的,说出来也让妹子替你担待担待,一个人闷着多不好受啊!”

  “石萱哩?”姚发元没有表情地问道。

  “哼!”阿媚用鼻子哼了一声后,故作不高兴地说,“我就知道是为了那个石萱。姚老板嫌我长得丑,嫌我老是不是?那我走。”阿媚说着站起身来欲要离开。

  “我的小宝贝。谁嫌你丑,嫌你老了。我今天不是叫你了嘛。”姚发元说着把阿媚又拦坐下来。

  “你是要找那个石萱吧,那石萱早都辞了这里的工作了。”阿媚三,两语就榔屏艘Ψ⒃男乃肌?/FONT>

  “什么时候辞的”?姚发元顿时变得紧张地问道。

  “那次她受了那么大的刺激,出了院后就立马辞了。我紧留慢留都没有留住。”阿媚说着笑了笑又说,“只不过你还是可以见到的。”   姚发元的眼前顿时一亮,不免问道:“她现在在那儿?”

  “现在在新车站帮她那个情哥哥料理苹果摊子哩。你想了的话,到那苹果摊子上买点苹果不就见到了”,阿媚说完,似乎又觉得自己说了好多话,口干舌燥的,便举起杯子喝起酒来,这么多年以来,她已培养并习惯了这种解渴的方式。

  “到那里见她?她也架子太大了。”姚发元轻蔑地说道。说完也举起酒杯尤自喝起酒来。

  “你是想让她到这里来见你吧?她是死也不会来了。”阿媚说到这里,有点发牢骚地又说,“那石萱不就是有点儿紫色么?像她那模样儿的到那里找不着?姚老板为什么偏要找她哩”

   “你问这么多干什么?好好坐你的台就是了。”姚发元冷冷的说道,像是阿媚的话问生气了他。

  阿媚也觉得姚发元的话有点不入耳,便起身要告辞。

  姚发元赶紧改了好听的一边说着,一边又把她拉了下来。  “姚老板还紧拦我干嘛?你不是要让我坐好台就是了么?我这就去坐台去。”阿媚知道姚发元这样一次一次地拉她的意图何在,便又故作走的姿势又要站起身。

  “我的小宝贝。你再这样撒娇我可真要生气了。”姚发元一本正经地说道。

  阿媚隐隐听得出姚发元这句话的份量,便不再动弹了身子。姚老板有什么要交待的就说吧。“阿媚直截了当的说道。

  “来。先干一杯。”姚发元举起杯子提意道。他知道刚才给阿媚板了脸,阿媚又是一个要唬着来的女人,在这种情况下交待她办事肯定效率不高,便提意先喝酒,心里想着等气氛缓和一些了再说。

  酒喝了阵子,也闲聊了片刻后,姚发元觉得阿媚又说又笑的,气氛又变得活泼了,便正儿八经地吩咐阿媚道:“我已好多天不见那石萱了,今天不论你用什么办法必须将石萱给我约过来。”姚发元说完,眼神深遂而强硬地对视着阿媚。像是这个“任务”如果不能顺利完成,迎接他的好像是一个莫大的“处分”了。

  “姚老板。这个‘任务’可不好完成啊!”阿媚叹着气地说道,刚说到这里,没等她再卖弄关子,姚发元这时已将一沓暂新的人民币“啪”地摔在了她的面前,阿媚顿时眉开眼笑了,不作任何掩饰就抓起那一沓人民币捏在手里狠命地数起来,恨不得从一张里再数出一张出来。“这事好办。”阿媚爽快地答应了。

  “姚老板。还有那次哩。”阿媚说着找起了衣服的口兜,找来找去,她发现今天穿的衣服没有口兜便把那沓人民币叠起来往衣服下的奶罩里一塞。撒娇地一个猛子扎进了姚发元的怀里。

  “还有那次?”姚发元不解地问道。

  “那次在医院,就是石萱住院那阵子。当时你让我买点水果去,我就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我出去后从那门缝里早都看到了。最后那敲门声你该听到了吧,那是我敲的,是我看到汉国来了给你发出的暗号。如果不是我给你站岗放哨的话,那汉国可就和你撞上照面了,你说应不应该感谢我?”阿媚说着又撒娇地伸出了手。

  “好好好………给你给你,要多少?”

   “五百。”

  “五百?这么多!”

   “姚老板是有钱的人,一次就给石萱那么多,我才向你要那么点儿,你就心疼了?”

   姚发元觉得这阿媚真不好“惹”,便敷衍地从随身的口兜里抹出一沓人民币数都没数就扔给了她。

  “姚老板就是爽快。”阿媚说着端起茶几上的酒杯喂姚发元喝上一口后,便“咕咚”一声灌进了自己的肚子。“石萱就在这酒中。”阿媚胸有成竹地说道。

  姚发元先是听不懂,仔细一想也便懂了,那么就按她的意思来吧,阿媚办事的能力姚发元是信得过的。

  “姚老板。你每次来都想着那石萱,那次倒想了我了?今天我要你先陪陪我。”阿媚说着嬉皮笑脸的在姚发元的嘴巴上深吻了一口。  “哎呀。给了你钱你还不知足?”姚发元说着把阿媚从怀里推了开,“办正事要紧。”

   “啥子正事儿?不就是要石萱陪你睡觉么?我阿媚虽没那石萱有紫色,但我侍侯起人来那可比那石萱要强百陪哩。姚老板。你就让妹子陪陪你吧。妹子这几天也是在寂莫无聊中度日的,也渴望被男人滋润。”   姚发元心想:这阿媚虽没那石萱漂亮,但她侍侯起人来那还真不假。自从石萱出现后,自个儿只顾想着石萱,就忽略了阿媚那些胜人之处。经阿媚这么一提,姚发元便不由得有些心血来潮。当阿媚在他身上侍弄起来的时候,姚发元便不再吭声什么了。

  阿媚见姚发元没了疏远自己的意思,便疯了似的将姚发元按倒在沙发上解开他的腰带用嘴刁起那只生殖器含着轻轻吸允起来,每吸一下,姚发元都难以控制地发出一阵儿舒服的呻吟,不多时,姚发元的那根物什便直挺挺地毅立如山顶的一棵青松了。

  “姚老板,你瞧,它好诱人哟!”姚发元的物什被逗挑起来后,阿媚便将它从口中释放出来一边观望着,一边又用手玩耍起来。玩耍了阵子,阿媚便不再动了,姚发元的物什耸在空中有节奏地颤着,犹如一只刚跳出笼子的小鸟在蹦跳着觅食似的。

  “快呀!快呀!阿媚。你怎么停了?”姚发元迫不急待地催道。  “我要你来。”阿媚刚说完,姚发元便如一头野兽般凶扑起来将阿媚按倒在了沙发上。

  姚发元三两下便剥光了阿媚的衣服,将自己那根饥饿的物什迅猛地送进了阿媚那片被一层黑茸茸的毛发覆盖着的“交叉地”。

  阿媚在姚发元的一进一出中发出了一联串的叫床声,那声音勾得姚发元的动作更加迅猛起来。越是迅猛,阿媚的叫声越尖;叫声越尖,姚发元的动作越是迅猛……两人这样做了阵子,阿媚说她要在上面,那样能进得更深些,她要寻找更巨烈的快乐,阿媚便一个翻身又将姚发元按倒在了身下,姚发元的那根物什在琼液的滋润下泛着明光光的光芒,闪眼的功夫,阿媚便用她那肥大的屁股将那物什从根间深深包拢。

  阿媚骑在姚发元身上摆好姿势如垫了弹簧般一上一下蠕动起身子来。她可以自由控制那根物什,想插多深就插多深,她开始由起初的浅而至深,最后直抵子宫深处,好久都没有如此淋漓尽致地爽过了,她快乐极了,她感到那根物什就像一只快乐的变型金刚在运动中给她输送着快乐因子。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阿媚在一阵高潮中呻吟着,尖叫着渐渐放慢了动作,最后背仰身子倒在了沙发上。

  “你这骚婆娘。老子还没来,你就先来了。”姚发元气得一边直骂着阿媚,一边又一次将阿媚按倒在沙发上没几下也达到了高潮。  阿媚得到满足后,便在时针指向八点的档儿按“计划”出发了。他今天走起路来甭提有多精神,不到一个小时就赚了两仟余块,而且还得到了身体上的滋润,这是阿媚感到最满意的一天,她岂能不高兴?

  阿媚走出夜总会在门口挡了一辆出租车。往常她挡的是三轮摩托车,三轮摩托车要比出租车便宜一点儿,今天她要破例一次了。  坐上车后,她吩咐司机把他拉到新车站,车行至汉国的苹果摊子前,阿媚让车停了下来。


剥去爱情的衣裳(15)

进入第一集

欢迎光临人到中年

http://zhaoyadong88.hongbage.net/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缘之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人:“心缘之梦”微信群yueyuanzhongqiu2008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