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海缘梦 >> 情感人生 >> 不良情夫(9)
    
  双击自动滚屏  
不良情夫(9)

发表日期:2006年7月13日  本页面已被访问 1633 次


不良情夫

第九章

作者:颜依依

网页制作:日出

   午后三点二十分,君暄柔总算回到律师事务所,屋里早已没有雷骁和叶璇的人影。

  「暄柔姊快看看雷大哥有没有留字条给你,我也到我的桌上找找。」沈巧纶一进门便喳喳呼呼。

  她们在河堤边待了好久,等暄柔姊想起她们还未用餐,带她到餐馆吃饭,她才得以填祭抗议连连的五脏庙,不过介意雷大哥与前妻重逢的暄柔姊没吃多少东西。也许雷大哥有留言,她当然要帮著找来安抚上司。

  话说回来,她很佩服暄柔姊的公私分明,心里虽挂记叶璇是雷大哥的前妻,她仍没忘她的委托,替她向法院申请保护令。

  落坐办公座位,君暄柔眸心一黯,早在她走近办公桌即仔细梭巡过桌上,并未瞧见半张给她的字条,雷骁连只宇片语也未留给她。

  果然,他的心完全在他前妻身上……

  电话于此时忽然响起,截断她低迷的思绪,也令她的心惊跳半拍。难道是雷骁打来的?

  「一定是雷大哥打的,暄柔姊快接呀!」沈巧纶在她座位这头催促著,她找半天没找到以为会有的留言字条,听到上司桌上的电话铃响,直觉是雷骁的来电,怎料上司迟迟没接应,把她急死了。

  暗暗咬牙,君暄柔终于接起电话。

  「喂,我是君暄柔。」声音里净是强自压抑的镇定、心想不知雷骁会跟她说什么?

  「你跑去哪里?手机也不接。」挟带抱怨的句子劈哩咱啦砸来。

  她眉头顿凝,「怎么又是你?我说过不会跟你复合,无论你打多少通电话也改变不了我的决定。」

  是康文范?听到复合两字,沈巧纶不禁跟著皱眉头。那个花心大萝卜变心爱别人,也敢厚著脸皮要求暄柔姊与他复合。

  「就算我影响不了你的决定,念在我们曾经男女朋友一场,我也要劝你赶紧跟那个会出手殴人的情夫划清界线。」出手殴人四个字,康文范说得咬牙切齿,一想起雷骁结实的拳头便觉得肚子隐隐作痛,他浑身骇人的肃杀寒气让他不敢贸然找人向他讨回公道,但他平白挨揍的难堪,非得由君暄柔这里讨回来。一向爱好正义的她若得知雷骁会动手打人,他就不信她还会跟他交往!

  「你这话什么意思?」她的注意力全在出手殴人上头。

  「收到他警告我休想跟你复合的简讯,中午我特地跑去找他,想请他退出我们之间,谁知他像流氓一样一拳就揍过来。」

  「雷骁打你?!」

  赫,虾米?竖直耳朵的沈巧纶亦听得睁圆杏眼。暄柔姊是说雷大哥打康文范?如果是,可真大快人心。

  「他力道之狠,害我的肚子到现在仍隐隐作疼。」扇风点火外加装可怜,自个挨拳头的真正原因毋需坦承,他被揍才是重点。

  「可恶,他居然动粗。」君暄柔难以苟同。不想理康文范赶他走就是,干么使用暴力。

  「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可以不告他,但为你自己好,这种崇尚暴力的情夫你还是早点甩了他。」哼,雷骁奚落该离她远一点的人是他,那他就搅和得让她自动远离他,看他如何再得意!

  「你也是,我们绝对不可能重新开始,请你以后别再打电话来。」

  无意再谈的挂上电话,君暄柔心有难平。她原可以和康文范分得漂漂亮亮,可雷骁这一动粗,反让康文范变成理直气壮的一方,她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暄柔姊,雷大哥真的赏康文范拳头吃吗?」见她结束通话,沈巧纶兴匆匆凑到她桌前八卦。

  「不然人家做啥跟我告状。」纳闷的是,跟前妻重逢的他,哪来的美国时间扁人?

  「那真是太……暄柔姊,你去哪儿?」一句那真是太好了还未欢呼完,就见她抓过手机已离开座位,沈巧纶连忙追问。

  「去找暴力狂算帐。」既然她心里有气,就找「肇事者」消气,顺便探探他与前妻的情形,再决定拿自己的感情如何办。

  窈窕身影一下子就消失不见,沈巧纶这才想起的暗喊糟糕。暄柔姊很反对暴力的,雷大哥对康文范这一揍,不会让两人之间再横生枝节吧?!

  ***    **

  「妈咪!」雷家别墅匆响起雷霁雀跃兴奋的喊声,他在客厅玩玩具,不经意瞥见敞开的大门外出现君暄柔的人影,兴奋的喊著就跑向她。

  厅里的宋侑达与顾培亦吃惊的看向微笑著抱起小霁的君暄柔,再以眼神互问:小霁喊人家妈咪?

  「从幼幼园回来啦?」君喧柔温和低问,纵使她来找雷骁算帐,也无法迁怒他可爱的儿子。

  「刚回来一下下。妈咪是不是也想我,所以来找我?」他真开心。

  老天!「小帅哥你真的叫人家妈咪?」宋侑达忍不住嚷嚷。

  「对呀!昨天我想喊暄阿姨妈咪,爹地说他没意见,要我自己问暄阿姨,后来暄阿姨说可以,我就喊了,金婆婆也很高兴我有妈咪哦。」天真的报告事情始末,小小手跟著指向正在厨房忙的金妈。昨天他告诉金婆婆他有妈咪喊时,她直说真是太好了。

  「骁没意见?!」顾培亦与宋侑达同声惊呼。骁同意自个儿子喊君暄柔妈咪,这代表什么?

  君暄柔明白此事容易令人心生遐想,但她没空做解释。放下小霁,她朝曾于遂心苑见过的两人道:「抱歉,我有事找雷骁,他在吗?」

  二十分钟前她到雷氏集团找雷骁,他的秘书说他已回家,她遂转到别墅来,只是他人呢?

  「爹地在睡觉。」回答的是雷霁,他回家时侑达叔叔这么告诉他的。

  打了人还能高枕无忧,真有他的!「小霁,妈咪有很重要的事找你爹地谈,你乖乖在楼下玩。」

  「好。」金婆婆说有妈咪后要更听话,暄阿姨才会一直当他的妈咪。

  拍拍懂事的他,她转身往楼上走,来过雷家的她知道雷骁的房间在哪儿。

  「等等,君小姐,骁正在休息,不方便见你。」顾培亦喊道。虽然对她与骁之间的扑朔关系没个答案,但骁需要休息却是事实。

  「胡乱打人的人该做的是道歉而非休息。」她脚步未停的跑步上楼。

  一听,顾培亦与宋侑达很快明了问题出在哪里。招呼一下金妈请她照看小霁,两人立即疾奔上楼,在君暄柔旋开雷骁卧房门之际拦住了她。

  「君小姐误会了,骁并非胡乱对康文范出手。」

  「没错,是那个姓康的本来就该揍。」宋侑达接在兄弟后做补充。

  「什么话,打人就是不对,你们还维护他。」推开门走进房里,她执意听挥拳的当事人怎么说。

  「君小姐,这事确实——」

  「暄?!」

  一声微哑的低唤阻断顾培亦为自家老大申冤的语句,也让君暄柔的心口不争气的轻悸著。

  循声望去,她看见由床上坐起,浓密头发微乱,比平常更添了抹慵懒迷魅气息的俊逸面庞。她正想质问他打人之事,顾培亦与宋侑达已迅速赶至他床前。

  「你没事吧?」

  「要不要再请罗医师来?」

  两人的急切问语令她一愕,跨前两步,望向同样看向她的雷骁,她想也没想的问:「你怎么了?」

  「没什么——」

  「什么没什么?突然发高烧到三十八度半,差点把我吓死。」宋侑达哇啦大叫的拦断他云淡风轻的回话,「一定是你昨晚忙到清晨,没注意保暖才会感染风寒。你也真是的,早觉得身子不舒服也不早说——」

  「你念完没?」换雷骁打断他的叨叨絮念,外加送他一记凌厉睨视。他以为他爱感冒啊,他就是突然发烧又有什么办法?

  尽管被瞪,宋侑达仍有话要说。「你不让我念,可有人专程来找你算帐呢!」

  「找我算帐?」深邃双眸眺向静站卧房中央的俏佳人。之前他被隐约的争执声扰醒,没料到会看见她,侑达所指的,会是暄想找他算帐?

  「我想单独跟你谈。」忍下心里对他身体是否无恙的挂意,君暄柔想私下谈他打人一事。

  「君小姐已经知道你对康文范动手。」顾培亦提点雷骁。

  「想也晓得是那个姓康的告的状,明明是他说——」

  「侑达!」雷骁不希望他转述出伤害暄的话。「我的烧退了,你们先出去。」

  不容妥协的命令,宋侑达只得和顾培亦领命退下,关于他同意小霁喊君暄柔妈咪究竟是啥意思,他们只能晚点再问。

  房门被轻悄的带上,宽广舒适的房间顿时静得让君暄柔仿彿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没道理呀,是她要求清场与雷骁说话,为何一和他独处,她竟不知该说什么。

  「你——喂!你做什么……哎呀!」一串慌乱的惊问加低呼后,她整个人扑跌进他怀里。

  雷骁好笑的揽住慌慌张张投怀送抱的她,「请问暄小姐,你在做什么?」

  「哪有做什么,你要下床,我怕你身体还没好会摔下床,所以想阻止你,哪知会踢到床铺——」未假思索的回答全在抬头映见他含笑黑眸时收在唇边,脸颊也热热的。好丢脸,来找人算帐的她半句有气势的薄责均未出口,就只顾著担心他,想让他看笑话吗?

  红唇暗咬,她挣扎著离开他怀抱,怎料雷骁不由分说的将她提抱至床上,和他面对面坐著。

  「我的烧确实退了。」他在她抗议前落话、心里因她自然流露的担心而感觉一片柔软。「我想下床是因为你离我太远,说话不方便,现在这样的距离好多了,但你若想退开半步,我不介意提供大腿让你坐。」

  他最后两句要胁让正打算下床的君暄柔霎时僵住身子,并冲口而出,「我不是你前妻,别用这种方法威胁我!」

  浓眉半挑,他定定注视她,「你在意我跟叶璇的关系?」

  「我为什么要在意?」垂眸,她低应得有些口是心非。

  「看著我,再说一次。」力道轻柔但不容反驳的捏抬起她滑细下颚,非要她迎向他的视线,透视她无可遁形的感情。

  「你要我说什么?」心慌意乱的拍开他的手,想老实承认自己对他的情意,话到喉口偏又瑟缩回去。她一向直来直往,为何爱上他却变得胆怯?因爱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深,怕自己承受不起他对她没半点意思的打击?

  锐利黑眸没错过她眼里的闪躲慌乱,雷骁心喜的继续进逼,「说你不在意我跟前妻重逢,一点也不。」

  「该死的,你就那么希望我一丁点都不在意?!」他当真一点都不喜欢她?

  「也就是你很在意很在意喽?」迷人的唇角因她那句激动的「该死的」,浅浅勾扬。若对他无动于衷,她的情绪不会如此起伏,只需大方重复他有意逼迫的话即可。

  误将他试探出她感情的会心笑意当成讽笑,君暄柔这会更不愿坦承她的情衷,引来他更放肆的嘲弄。

  下意识拉过丝被抱在胸前,仿佛这样能抵挡他的讪笑,她倔气的回呛,「在意你的头!我是来找你算帐,你少跟我扯些有的没的。」

  要先算帐?OK,就依她。「要算什么帐?」

  「为什么揍康文范?你知不知道他可以告你恶意伤人?」

  「你心疼他还是心疼我?」

  「雷骁!」她拥紧丝被喊。她在跟他谈很严肃的问题,他就非得找到机会就调侃她?「我本来能跟他分手得很漂亮又占上风的,然而你这胡乱一揍,变成理亏的是我,挑了个有暴力倾向的情夫让他看笑话。」真呕。

  雷骁神色一敛,「你相信他说的,我是胡乱对他动粗?」

  微怔,望进他磊然的黑眸里,她烦乱的思绪忽地净空下来,慢慢察觉事情的不对劲。康文范声称他来请雷骁成全她与他复合,雷骁便像流氓一样尤蛩饫碛晒诒∪酰祖缙窕峤銎舅夂窳称さ囊蠖馑?/FONT>

  康文范来电时,她整副心神全在雷骁未留只字片语给她的低迷怅惘里,压根无心细想其中的不合理处,直接将殴人罪名往他头上扣,只想著他让她在康文范面前抬不起头……

  她怎会这么胡涂?打人是不对,但倘若情有可原呢?

  「他说了什么污蔑你的话?」一冷静下来,她开始抽丝剥茧,提出最有可能的状况。

  眉心皱拢,雷骁犹豫著是否该告诉她肯定会令她心里不好受的实话。

  「你不说,我去问你朋友。」之前他朋友想说明他打人的原委却被他喝断,所以她直接去问比较快。

  「暄——」雷骁连忙拉住就要起身的她,「我说。」与其让侑达转述康文范的浑话让她更加难堪,不如由他开口。

  坐回位置,她静待他的下文。

  眉心再次皱动,他低声说道:「他讥讽我,你是他穿过的破鞋我也抢著要。」

  ***    **

  你是他穿过的破鞋我也抢著要……

  霍然入耳的句子令她抽气、惊骇且难以置信,随即她翻身就要下床。

  「暄——」以为她想逃开,雷骁急忙由她身后揽住她。

  「不要拉我,我要去赏那个该死的康文范几个耳光!」他竟敢那样污辱她!

  「先冷静下来。」将她搂回坐在他大腿上,「你一个人跑去跟康文范吵,万一他伤害你怎么办?」他可不希望她掌掴康文范未果,反被他所伤。

  那倒是,长这么大,她从未甩过人耳刮子,纵使她甩得很成功,到时康文范恼羞成怒反过来攻击她,危险的反而是她,可难道要她白白被污蠛?

  雷骁轻拍她气鼓的双颊,「我教训过他了,当他是条会乱吠的疯狗就好。」

  虽认同他的比喻,但她不愿他误会她的清白,双手紧紧绞握,她赧然为自己辩白,「我没跟康文范发生过关系,能碰我的只有我老公。」

  眸心既惊又喜的颤动,雷骁轻轻柔柔拥她入怀,「你是最完美的,他不够格碰你。」康文范大概也明白暄的坚持,认定他们亦未有最亲密的肌肤之亲,方会那样大胆的拿话激他。

  耳畔低柔的嗓音沉淀她的怒火,也抚平她担心他会质疑取笑她的疙瘩。小手下觉依赖的环向他,却在抱住他的霎时猛然记起两人的关系仍混乱不明,连忙煞住环抱他的动作,推开他,气气的质问:「为什么又抱我?你到底什么意思?」

  雷骁再从容不过的收束圈搂她的双臂,「老公抱老婆天经地义。」

  「你想我拿高跟鞋K你?」水灵大眼死命瞪他。这时他还有心情耍嘴皮子?!

  「欸,温柔点。」只有她敢说想K他。

  「你才正经点,别耍著我玩。」挣不开他,粉拳用力槌向他肩膀。他晓不晓得她爱惨他了,怎能没良心的戏耍她。

  轻握住她撒泼的小手,他一眨也不眨的注视她,「我眼里的正经认真,难道你读不出来?」

  四目相对,君暄柔的心陡地一跳。他这话又是什么意思?「我已经告诉叶璇你是我老婆了。」他忽地接了这句。

  她呆愣住,「你告诉你前妻,我是你老婆?!」

  「我的确这么说。」

  「你的确这么说?!天啊,我不懂,等叶璇离婚,你们一家三口就能团圆,你莫名其妙扯到我干么?」她真的不懂。

  雷骁比她更迷惑,「谁告诉你,我要和叶璇团圆?」

  「我自己会看。」叶璇楚楚堪怜偎埋他胸前的一幕,她仍记忆犹新。

  「可见你的眼睛有问题。」

  「我的眼睛很好!」岂有此理。

  「是啊,好到看不出我爱你。」

  时间霍地停住,君暄柔整个人傻怔在他抛落的字句里。她有没有听错?他刚刚说……

  「我爱你。」

  魅惑的爱语再次荡入她耳畔,她的唇办跟著微微泛疼。「你做什么咬人?!」她终于恢复反应的推开他,她又没做错事,他干么又来「惩罚」她那套?

  雷骁潇洒以对,犹牢牢将她锁在怀里。「不咬你让你痛一下,你肯定当自己在作梦。听著,不是耍你更非寻你开心,我千真万确早就对你动心了,你要是敢说我骗人,我马上要了你,让你今天就成为我名副其实的妻。」

  望著他霸气再现的眸子,君暄柔不禁心跳怦然,双颊酡红。他是说真的,包括爱她、包括她若对他的告白存疑就要了她!

  「你别、别乱来,是你表白得太突然,今天以前你根本没任何表示。」

  「我表示过。」

  「哪有!」

  「在台中牧场我要你好好想想该拿我怎么办,难道你忘了?那天我恍然顿悟早已喜欢上你,于是要你仔细思索对我的感觉,是否同样对我动心。」结果,唉,不提也罢。

  她好讶异,「你也是那天发现自己的感情?!」

  「也?」他敏锐的眯起眼,莞尔的拉下她拈起来横挡两人的丝被,「小姐,这时候你还想做缩头乌龟,实在不像你的个性。」

  被他一激,她一古脑反驳,「什么缩头乌龟?我连作梦也没想过会喜欢上黑道大哥,当脑子里冒出喜欢你的念头时,潜意识里当然会排拒、否认啊。」

  「现在呢?」

  「我认了。」

  「喂!」他抗议的捏捏她鼻尖,「什么认了!都已经告诉过你,我这个雷帮少主没你所想的那样不良,你这是什么口气?」

  「认命的口气啊,爱了就是爱了,即使你动心的对象不是我,也抹灭不了我喜欢上你的事实。」

  「你对我的真心仍有所质疑?」抬高她的下巴,让她看著他。

  睇望他半晌,她轻叹声,没再逃避的偎进他怀里,随心所欲的环抱住他。「严格说起来应该是害怕。说实话,我很在意很在意你与前妻的重逢,就算你们已经离异,但你们毕竟曾当过夫妻,曾是彼此最爱的人,心里的情愫或消失或淡化,要重新堆叠滋长想必不难,我怕……你终究会选择她。」

  「傻瓜,若是如此我何必告诉她你是我老婆,阻断她也许希望我们重续情缘的念头。」轻轻松开她绾发的夹子,他喜欢她如缎发丝在他指间滑动的徐柔触感。

  她微仰小脸,「你是说叶璇想跟你重续情缘?」

  「她没说,不过我认为最好一开始就打消这可能闯入她脑海的想法,我很清楚自己对她不会再有男女情愫。」

  「因为当初是她执意与你离婚,你不可能再接受她?」她没忘记早上叶璇曾提到她若未执意跟雷骁离婚,现在也不致嫁个会殴打她的第二任老公。

  「应该说对她不再有眷恋,自然无接受与否的问题。」他自嘲一笑,「是不是觉得我很无情?」

  螓首轻摇,她明白他并非无情之人。「可以告诉我你们当初为何离婚吗?」

  「她怪我忙于打拚事业冷落她,求我放她自由,让她去寻觅另一段她想要的幸福情感。」

  「你就这么答应她?」

  「嗯!起初认为自己答应得干脆是因为深爱她,不忍她在这段婚姻里煎熬,慢慢才发现是感情放得没有自己以为的深浓,因而未积极挽回,这或许也可以由我从未跟她提及雷帮的一切得到证明。」今天见到叶璇,他心中波纹未兴。

  「怎么我从没听小霁提起他亲生妈咪?」沉吟了下,君暄柔再丢出个疑问。

  雷骁照样有问必答,「叶璇不喜欢小孩,当年她不小心怀孕又错过拿掉小孩的恰当时机,才不得已生下小霁,离婚时她也主动放弃孩子的监护权。」

  她听得心中一揪,为小霁感到不舍,可又无法苛责叶璇,有些人就是天生讨厌小孩,且当年若勉强由她带走小霁,她怀疑他能像在雷骁的爱护教导下过得这样乐观开朗。

  「这几年你一个人带小霁,真是辛苦你了。」她心疼的轻拨他微乱的发。当个单亲爸爸,想必他也走过一段不为人知的挣扎。

  雷骁窝心的回拂她滑柔秀发,「不辛苦,金妈帮我很多忙,我两位义弟也把小霁当自个儿子疼,现在又多了你这个妈咪帮我照顾他,我觉得自己很幸运。」

  提及雷霁喊她妈咪这事,她微眯起灵澈双眸审视他,「你是故意对小霁喊我妈咪没意见的,对吧?」

  他逸出爽朗笑声,「在你尚未接受我前,先让小家伙霸住你这个妈咪,正好能扼止别人对你的追求。」

  「你就那么有把握我会喜欢你?」

  「没把握,但已经计画好再过些日子你若仍对我无特别意思,我就直接押你上教堂结婚,再跟你这个老婆慢慢培养感情。」

  她惊愕的赏他肩头一记粉拳,「连强押我上教堂这种事你都计画好了,还敢说你没那么不良!」

  笑笑,他轻抚她微嗔小脸,「错过你将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不想错过也不愿遗憾发生,假使真有一天必须押你上教堂,被你怪罪不良我也毫无怨言。」

  这辈子,他再难对她放手了!

  「是哦,那我真该感谢你前妻的出现,迫使我被逼著向你坦承情衷,逃过被押著结婚的劫难。」心里因他的深情呢哝撼动不已,嘴上仍不免小小嘟哝几句。

  他爱恋的将她搂回怀里,「如果我上段婚姻的难以圆满,是上天注定让我遇见你的安排,那么我衷心感谢叶璇当年的毅然求去。」

  听似薄情,君暄柔明了他与叶璇相爱时绝对是全心相待,无奈两人厮守一生的缘份不够罢了。而若无当年叶璇的放手求去,也无法成就今日她与雷骁的相恋,这么说来是该谢谢她。

  「你不会找手下逼叶璇的先生跟她离婚吧?」突然想起,她离开他的怀抱问。知道叶璇遭受家暴,他或许会派人修理她先生,这样事情只怕更糟。

  「你有没有把握打赢这场官司?」

  「有。」她会竭尽所能让叶璇脱离暴力婚姻。

  「既然如此,这件事就让你全权处理,万一司法有不公的裁决,我们再走第二条路。」找人去与叶璇的老公「谈谈」。

  「没问题,你绝对没有机会用到第二条路。」

  「你呀,」他宠溺的触点她俏挺鼻尖,「就知道你这个正义女侠会这样说。」

  「喂,你想干么?」他说著就搂著她躺入枕中,她微慌的问。

  「我啊,想吻你、想要你——」

  「雷骁!」她直教他赤裸的吐诉染红双颊。她愿意成为他的,只是……还需要做点心理准备。

  雷骁含笑拉过被子盖住两人,将她搂得更紧些。「我是真的很想吻你、要你,可惜我感冒又有点困,时机不对。我可以等,慢慢来没关系。」

  那句他可以等,慢慢来没关系,令她羞得无以复加,然她更在意他的病情,小手轻贴他额头,「好像有点烫,要不要再请医师来看看?」

  「我没事,昨天没睡好有些疲倦,你陪我睡一会儿。」

  「好,你睡吧。」温驯低应,她小手刚要圈上他的腰……

  砰!吓人的推门声陡然传来,紧接著响起两道急促叫喊——

  「姊——」

  「暄柔——」

  「啊!」一听见弟弟与好友的叫喊,君暄柔惊呼的拉高被子,整个人躲进被窝里。司瀚和千韵怎会突然出现啊?

  「司瀚,你想拆了我的房门是吗?」长臂搂住被下羞慌的佳人,雷骁微撑起身子望向被猛烈撞开的门,赫然瞧见不仅君司瀚、姚千韵与沈巧纶,他两名义弟,甚至连小霁都由姚千韵抱著。这么大的阵仗是发生啥惊天动地的大事?

  「没有啦!」君司瀚憨厚的搔搔脑袋,「巧纶打电话给我和千韵姊,说我姊跑来找你算帐,还说了雷大哥与前妻见面的事,所以——」

  「所以我们一行人急著来了解情况。雷大帅哥,你不会弃新迎旧吧?」姚千韵急性子的抢话。

  「骁,你真跟叶小姐见过面?」顾培亦接腔。他想来想去以最低调的叶小姐取代「小霁的妈妈」与「前嫂子」作为对叶璇的称呼,若非听君司瀚他们说明来意,他与侑达还不知骁与前妻就在今天重逢。

  躲在被子底下的君暄柔直在心底呻吟。现在到底来了多少人?!

  雷骁正欲回话,一道稚嫩童音先他而起,「咦!爹地,妈咪睡著了吗?怎么连头都盖住?」

  童真言语方落,屋内所有闯入者的视线全落向床上,这才发现雷骁身前明显的人型隆起,想到房间里少了个该与众人面对面的女主角。

  噢!心底的呻吟扩大,君暄柔全身僵直,丝毫不敢乱动。她会被小霁害死,他们又不是在玩躲猫猫,他的观察力这么好做啥?

  「我想休息,你们可以出去了吧?」雷骁的逐客令隐含笑意,他再不赶一群关心暄与他的旁观者离开,他怀里的小女人可能会想在床上挖个洞钻进去。

  姚千韵与君司瀚、沈巧纶相视而笑,眼前的亲匿暧昧景况,毋需过多的解释,已足够让他们了解雷骁的选择就是暄柔。

  宋侑达则与顾培亦交换惊愕中夹带恍悟的眼神。原来老大对君暄柔动了心,难怪凡事都为她破例,自个儿子喊她妈咪也没意见。这个老大未免也将自己的情事瞒得太紧了。

  「雷大哥,你会对我姊负责到底吧?」君司瀚笑咪咪的问。

  「你的姊夫只会是我。」全然占有的回答。

  「太好了,我一直担心暄柔姊会跟雷大哥闹翻呢!」沈巧纶悬在心中许久的大石终于放下。

  「既然没事,大家赶快离开,别打扰帅哥美女休息。」姚千韵吆喝,怕他们一伙人再待下去,藏在被子底下的好友会窒息。

  「千韵阿姨,我可不可以跟爹地、妈咪睡?」雷霁期待的问。

  「乖,改天哦,今天先让你妈咪陪爹地睡,等一下千韵阿姨跟巧纶阿姨还有司瀚叔叔带你出去玩。」

  「真的啊!那就先让妈咪陪爹地睡……」

  谈话声与脚步声逐渐远去,最后是房门关阖的声音,卧房里总算恢复宁静。

  雷骁掀开怀中人儿蒙头的丝被,好笑的看见她紧闭双眼,小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埋在他胸前。「你现在的样子像极可爱的无尾熊。」

  水眸倏然张开,可怜兮兮的瞪向他,「人家已经没脸见人了,你还取笑我。」那个臭千韵,居然当著众人的面跟小霁说让她先陪他爹地睡,这下她跳到太平洋也洗不清了。

  「不要紧,你有脸见我就好。」

  「胡说八道。你不是困了?睡吧。」记起他的疲惫与微恙,不计较他促狭的调侃,她心软的催促他休息。

  「你答应陪我的,可别偷跑。」搂紧她,他困倦的阖起沉重的眼皮,不消多久即沉沉睡去。

  没有偷跑,君暄柔静静的待在他怀里。要她这时候偷跑出去无措羞窘的面对楼下众人,她宁可躲在他温暖的羽翼下,与他一起坠入有著彼此的甜蜜梦乡……

请欣赏  下一章    进入第一章

 人到中年欢迎您

http://zhaoyadong88.hongbage.net/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缘之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人:“心缘之梦”微信群yueyuanzhongqiu2008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