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缘心曲 >> 网友情感 >> 芳草萋萋(九)
    
  双击自动滚屏  
芳草萋萋(九)

发表日期:2011年4月8日  出处:原创  作者:半掩琵琶倦客  本页面已被访问 3011 次




芳草萋萋(九)

编/文/倦客



 


上午九点正,赛题发下来了。梅小诗打开一看,原来采取命题赛诗的形式,体裁不限、格律诗、自由诗、散文诗都行。题目是“秋”。当“秋”字一映入梅小诗的眼帘,他的心里便引起了很大的震颤,他的眼前又浮现出一束婉弱的芦荻花,他的耳边又回响起一缕缕凄清如水的箫声,仿佛那一双亮亮的眸子正幽怨地注视着他一般,他的心一下子倒海翻江起来,他用颤抖的手抓起钢笔,他的眼里已盈满了泪水。

主考老师看出了他的异态,忙走到他身边,轻轻地问:“你怎么啦?”

他忙回答:“我有点头晕。”

“能坚持吗?”

“不碍事的”。他赶紧回答。

主考老师用手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肩头,然后缓缓地离开了。

他一下子文思泉涌,急忙奋笔疾书,素白的纸上立即留下了这样的句子:

秋风是我们相识的音符
跳跃在我们理解的键上
从此我结识了秋月的缠绵
我读懂了秋草的忧伤
那惨淡的秋花
令我想起岁月的犁铧
那“人”字型的雁阵
使我留意时光脚步声声

我们都还没有奔出秋的心海
波浪浮沉把各自心灵掩埋
我们何必相识在萧杀的秋
连我们的友谊也秋雨潇潇
寄语一声窗外的秋雁
我的笔端凝着浓浓的思念
那秋风江边的芦荻花
那缕缕凄清如许的箫声
永远是我最痴情的怀念

他行云流水般地一气呵成,中途没有半点停止。

他接着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套上笔筒,便走出了大厅。

主考老师诧异地望着他的背影,然后轻轻地走到他的座位上,拿起他的试卷。只见试卷的上方写着“A县第一中学高三班,梅小诗”。接着他又往下默读起下面的句子,边读边频频点头。当他读到“那秋风江边的芦荻花,那缕缕凄情如许的箫声,永远是我最痴情的怀念”时,不由得紧缩双眉,感到难予理解。他赶忙收起试卷,走到窗前,推开窗户,只见梅小诗正站在梧桐树下,翘首凝望晴空,但见碧空如洗,万里无云,一行白雁,排成“人”字,排云而上,向南飞去。梅小诗眼望秋雁,思绪茫茫,情不能自己,不由得眼泪簌簌而落。

主考老师见到此景,忽然明白了什么,微微一笑,接着便摇头叹息一声,又回到讲台的位置上坐下。他为这少年浓郁的情感而叹服,也为这少年带着浓郁情感色彩的诗句而叫好,他的心里已记下了“梅小诗”这个名字。

过了几天,比赛揭晓了。当肖老师在班上宣布梅小诗夺得此次比赛一等奖时,当同学们热烈的目光都倾注于他的时候,他并没有太多的惊喜,对于如此殊荣,他却淡淡地接受了。他的心犹如千年古井,外界任何刺激,也难以激起他心灵的涟漪。

“梅小诗,你能不能把你参赛的诗拿出来给大家欣赏欣赏?”这是林诗兰的声音。她身材匀称、丰满,戴着一幅近视眼镜,显得秀气温雅。

“对啊,梅小诗,把你参赛的诗给大家念念吧。”同学们跟着起哄。

肖老师也笑眯眯地对他说:“梅小诗,你就给大家念念吧。”他的笑使他的眼眯成一条缝。

梅小诗连忙站起身来,满含歉意地对大家说:“实在对不起,我记不起来了,一跨出考场我便忘记了。”
“不可能,不可能,自己作的怎么会忘记呢,一定是你自己保守。”林诗兰不相信了。

“信不信由你,反正我现在记不起来了。”梅小诗连忙分辨。

林诗兰经一句抢白,委曲得嘴噘起老高。

肖老师赶紧出来园场,“算了,算了,既然他不记得了就不勉强他了,我们现在上课,请大家打开课本。”
教室里立即响起哗啦啦的翻书声,接下来便是一片肃静。

这一天放学的时候,下起了一场小雨,开始是淅淅沥沥的,东一点,西一滴,不甚稠密,梅小诗也便不在意,挎上书包便走在秋雨潇潇的黄昏里。走着,走着,雨渐渐地大了起来,梅小诗不带雨具,而且衣服又湿了很多,因此再不能顶风冒雨了,他看到旁边一家清雅幽静的客栈,便一转身走了进去。

这客栈取名“悦来”,倒也有些名副其实。门楣之上,悬着一幅长扁,用行草体写着“悦来客栈”四个字,龙飞凤舞,功力火候都颇有造诣。四壁刷得粉白,又贴着一些诗画之作,窗帘是浅紫色的轻纱,既不浓艳,也不空淡,室内一尘不染,窗明几净,给人一种清新、典雅、舒适的感觉。室内一些客人,有的在喁喁私语,有的沉闷孤坐,有的游目四壁,欣赏着诗书之作,绝没有一个高声喧哗或指手划脚之人。梅小诗也没有多加注目,只勉强扫视一下,便望着外面的秋雨出神。

忽然,一个声音从身后飘来,“梅小诗。”甜美园润,似珠落玉盘。

〈待续〉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缘之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人:“心缘之梦”微信群yueyuanzhongqiu2008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