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缘心曲 >> 网友情感 >> 芳草萋萋(六)
    
  双击自动滚屏  
芳草萋萋(六)

发表日期:2010年10月14日  出处:原创  作者:半掩琵琶倦客  本页面已被访问 3612 次



Digital photo and graphics © 2006 Luvdalot Graphics & Design
芳草萋萋(六)

 

文/编:倦客

 


 

“我还没有请教你的芳名呢?”梅小诗边走边说。

    “我却知道你叫梅小诗,好一个清雅的名字!其实,对于一个人来说,名字只是符号,并不怎么重要。你说对吗?”那女孩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话。

    他却不肯放过罢休,紧接着又问:“那么,你的符号呢?说出来总该也不怎么重要吧。”

    “我姓秋,叫秋若梅。”那女孩只浅浅地一笑。

    “秋若梅?好雅致的名字呵,名如其人,高雅、美丽。”梅小诗由衷地赞叹道。

    “原来你也喜欢给人戴高帽子。”

    “不,这不是戴高帽子,至少在我的印象中,你永远是这么个形象。”

    “不,我们只有一面之缘,你还没了解我,所以你把我画得那么美,其实我是一个对生活失去信心的女孩子。”秋若梅边说边从怀里掏出一张白纸,递给梅小诗。

    梅小诗连忙接过来一看,原来是那天他交给林老师的那张素描画。画上的少女在秋风中亭亭玉立,裙子飘飘,宛如九天仙女。容颜清丽,娇好,身材高颀、苗条,气质高雅不凡,给人一种不敢仰视之感。但是,那画上的少女却眼神忧郁,愁锁深眉,透出一股淡淡的愁怨的气息。这正出自自己之手。他又把那画递过去,说:“是林老师给你的?”

    “确切地说,是我要求林老师给我的。那天,我同林老师交谈了十多分种。从林老师那儿,我不仅知道了你的名字,还了解了你的才华,你的为人。我知道,也许说不定命运安排我们只有一面之缘,所以我要求林老师把这张画交给了我,也好做个纪念。”秋若梅答道。

    “哪知道我们还缘分未尽,我们又相见了。我一过来的时候,我就有钟预感,好象你就在前面向我招手一样。”梅小诗有点激动地说。

    “我来的时候,也一样有这种预感,这种预感迫使我一步一步向这里走来。”

    俩人相视一笑。秋若梅的脸上忽然升起两朵红云,使她清丽之中更添几分娇艳。梅小诗也忙别过脸去,望着那绿悠悠的河水。

    他们又回到他们原来的地方,一起坐在那芦荻花丛中。梅小诗从地上拾起那支洞箫,说:“你的箫吹得真好,我有生以来还没有听到如此感人至深的箫声。”

    秋若梅只浅浅地一笑,说:“只怕是言过其实了吧。”

    “说真的,对于音乐,虽然我是一窍不通,但是上至世界名曲,下至村野小调,我都听过不少,每次听音乐时,心情总是轻描淡写,不是为了消谴,就是为了渲泄。今天则不然,朦胧之中,耳边一响起你的箫声,便仿佛置身于逢莱仙境,满耳仙器神乐一般。从曲中我仿佛看到一个古老而悲凉的故事,好象很悠远、悠远,又好象就在眼前、眼前。。。。。。”梅小诗望着前方那朦胧的远山,轻轻地说着。

    秋若梅没有再说什么,紧接着是一片难耐的沉默,四周没有一点声音,只偶尔响起几声鸟鸣,以及林间落叶飘落的上音,这便更增添了这小洲的幽静。

    秋若梅默默地从梅小诗手中接过那支长箫,衔在嘴边,轻轻地吹起来。于是,这静寂的小洲上又飘荡起那催人断肠的声音:

我的心是一片秋气沉沉
芳草萋萋是独有的风景
痴情使我迈上高岗
望不见那秋水伊人

我的心是一片秋湖耿耿
总拨散不开忧雾愁云
撑着痛苦与思念的小舟
追不上那秋水伊人
。。。     。。。
。。。     。。。
    一曲终罢,余音袅袅。秋若梅慢慢地放下洞箫,泪水顺着她的玉颊无声地流淌下来。

    夕阳斜照静无声,碧水东流亦无声。泪无声,心也无声。。。。。。

    梅小诗的心一下便如钱塘浪潮,波连浪涌,不能平静。自从那天黄昏的邂逅之后,这个谜一般的少女便谜一般地吸引着他。他是多么迫切地想了解她啊,哪怕是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一点点。可是现在,他仅知道她的名字,别的他是一无所知。看着眼前这个泪湿衣襟的少女,他真的有点不知所措,他知道一切的安慰都是徒劳无用的,他的脑中塞满了太多的疑团,太多的迷惑,然而现在他已来不及解开了。他忙从衣襟里掏出一块洁白的手帕,上面绣着一枝怒放的红梅,轻轻地送到秋若梅胸前,语带诚挚地说:

    “抽刀断水水更流,借酒浇愁愁更愁,你也不要太忧伤了,保重身体要紧。”

    秋若梅没有接,眼睛望着前方,任泪水簌簌而落。过了好一会,她缓缓地立起身子,说声“谢谢“,然后轻移步子,姗姗而去。夕阳照在她泪光莹莹的脸上,秋风吹荡着她素洁的裙子,轻烟一般消失在他的视野之内。不久,茂林修竹之间又响起了那凄凄惨惨的箫声:

我的心是一片秋气沉沉
芳草萋萋是独有的风景
痴情使我迈步高岗
望不见秋水伊人
。。。。。。
。。。。。。
    梅小诗怔怔地站在那里,目送着秋若梅的身影。秋风吹乱了他的思绪,箫声感染了他的情怀,他也伤心欲滴了。

    从此以后,梅小诗几乎每天都要来这溢香洲,来到他和秋若梅坐过的地方,躺倒在那芦荻花丛中,望着天上飘浮的白云,想那过去的片断。即使是风雨阻路,他也并不例外,只有当阴雨连绵,浮香河水暴涨的时候,他才在对岸伫立眺望。他的耳边总响起那呜呜咽咽、凄清如水的箫声,眼前总浮现起那双忧郁的、缠绵的眸子,怎么也挥之不去。他还特意到商店选购了一支洞箫,按记忆,竟奇迹般地记下了那首凄婉的曲子,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就在窗前月下慢慢地吹着。那凄婉的箫声在寂寞的夜空中飘飘荡荡,被传的很远、很远,很能教人浮想联翩,或暗生愁思的。这时候,他便觉得自己的心也随箫声一起飞向很远、很远的地方了。

<待续>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缘之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人:“心缘之梦”微信群yueyuanzhongqiu2008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