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缘心曲 >> 网友情感 >> 芳草萋萋(四)
    
  双击自动滚屏  
芳草萋萋(四)

发表日期:2010年10月14日  出处:原创  作者:半掩琵琶倦客  本页面已被访问 3158 次



 

芳草萋萋<四> 

文/编/倦客 

第二天,梅小诗早早地来到学校,他来到传达室把单车存放好,然后就对传达室的林老师说;:“林老师,可能今天我妹妹要来领单车,到时候就麻烦你交给她。”

“我又不认识你妹妹,怎么交给她呢?”
    “对呀,不用说林老师不认识她,我的姓名她也不知道,到时候林老师问起她来,她还是讲不清楚。嗯,得想个办法。”梅小诗心里这样想着。
    忽然,他机灵一动,大声说:“有了。”
    林老师笑眯眯地望着他,不知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只见他迅速地从书包里翻出一张白纸,一支素描碳笔,然后把白纸铺在桌上,用碳笔飞快地在上面勾画着什么。慢慢地,纸上出现了一个身材颀长的少女的轮廓。林老师在一旁很有兴趣地微笑着看他认真细致地勾画着。
   他时而勾画两笔,时而又端详一阵,再勾画几笔,仿佛一个雕刻家在精心雕饰自己的最令自己满意的艺术品一样,只要有一点暇弊,就尽力除弃。经过一番工夫的勾画修饰,他终于把那张纸交给了林老师,说:“林老师,就麻烦你交给她。”
    林老师接过纸一看,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身材修长,匀称,穿着一件很得体的白色连衣裙,秋风吹得她的裙子飘飘的。淡淡的细长的眉毛,如朦胧的春天的远山,睫毛很长,眼睛很大,很纯净,却蒙上了忧郁的色彩,如清澈的秋湖,却又雾横湖面,小小的,挺直的琼鼻,小小的、薄薄的樱嘴,让人无一不惊叹上帝造物之能。如一朵淡雅的水仙,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又如一朵素洁的梅花,让人油然而生敬意。林老师端详了一下,笑着对梅小诗说:
    “不知是你妹妹禀性如此,还是你画笔超然,我觉得你妹妹是个气质高雅的女孩子,但不知为何却有一丝忧郁蒙上心头?她还读书吗?”
    梅小诗困惑地摇摇头,又点点头,他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林老师的问题。对于这个女孩子,他除了有林老师同样的感觉外,其它的他也是一无所知。因此,他赶忙站起来,转身就走,说:“林老师,谢谢你”。他不原再继续谈下去,再谈下去,他就不好招架了。
   走出传达室,他的心里莫名地涌起一种伤感,这是他有生以来所不曾有过的,他自己也很奇怪,为什么突然之间会产生这种情绪。他落寞地走在秋晨凉习习的风里,沿着学校那条铺满落叶的水泥路漫无目的地走着。他不知道自己要走到哪儿,也不知道究竟要走多久,脑子里只是一团空白。前面是绿水长流的浮香河,对岸便是清香飘逸的溢香洲。他慢悠悠地走过去,在河边一块冷冰冰的石头上坐下来,眼望着溢香洲,让思想的野马奔驰到很远很远。脚下是绿悠悠的河水,无声地向东流去,水面上飘来几片枫叶,没有经霜,只是暗红暗红的。他忙伸过手去捞起一片,其余的却又随着波涛流逝了。他手捧着那片枫叶,注视良久,然后又小心地把它放回水面,说:“你和它们本来是在一起的,你去吧,去追赶它们吧,愿波涛不要把你们冲散、吞没。”他说着这些的时候,眼里不知不觉已溢满泪水了。
   “她今天就要把单车领回去了,不知以后我们是否还能够见面,也许前天的邂逅相识又是永久的离别,说不定我再也见不着她了。”梅小诗心里伤感地想着。
   “嘀铃铃------”,“嘀铃铃-------”,“嘀铃铃-------”,一阵清脆的电铃声,把他从恍恍惚惚的境界中惊醒过来。上课铃响了。他忙收拾起混乱的思绪,抬起有些麻木的双腿,蹣跚着走向教室。
    这一天,梅小诗又和昨天一样,没有真正听好一节课。他的心一整天被寄托在学校的传达室里,如同那辆“永久”牌轻便单车一样。上课的时候,他的眼光不是凝集在讲台上的老师和黑板,而是左侧的传达室方向,虽然与他的位置相隔几重屋宇,但是好像他的眼光能透视过去,那里有他看不厌的故事一样,下课铃一响,他便从恍恍惚惚的境界中猛醒过来,书也不合,快步抢出教室,冲向传达室。他在心里暗暗祈祷:上帝,请保佑,不要让她在我上课的时候把单车领走,千万让我再见她一面,哪怕是一分钟,一秒钟。。。。。。
   第五节课过去了,单车仍然静静地停放在那儿,每次来时,林老师总微笑着告诉他:不要着急,你妹妹还没来呢,我也很想见见她。他呢,也就只好回报以一笑,他知道,那笑声里已经没有欢愉的成分,有的只是苦涩和伤感了。
   第六节课的下课铃声响了,他照样急匆匆地奔向传达室。当他上气不接下气赶到传达室时,单车已被领走。他的心里忽然升起一种悲凉的感觉,总觉得好象失落了什么,惆怅充满着他的心胸。他失魂落魄般地折转身子,落寞地踱出传达室。林老师看见他了,忙走出来喊他:“小诗,你妹妹已经把单车领回去了。我和她交谈了十多分钟,她果然是个气质高雅言吐不俗的女孩子,这对于在她这样年龄的人来说,是很难能可贵的。”
   “林老师,谢谢你。我已经知道了。”他已经没有继续交谈下去的勇气了,他只想一个人单独安静一会儿,不需要任何对他来说没有一点作用的慰籍。
   他又沿着那条铺满落叶的小路静静地走着,他不知道要走到哪儿,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要走多久。他的思路已变的一片混乱,脑子却是一团空白。他漫无目的地走着,前面又是那绿水长流的浮香河,对岸便是四季清香飘逸的溢香洲。他又在今天清晨他坐过的那块石头上坐下来,望着那静静的河水出神。天空是灰暗灰暗的,阴沉得教人可怕,秋风萧瑟,凉凉的,似无情的剑,掃荡着枯黄的叶片。他的心也就和这悲凉的秋融成一片了。
   对岸的溢香洲虽然古木参天,芳草萋萋,野花开遍,但在这萧杀的秋风里,也不免悲凉萧条。望着这一切,他心里又记起杜工部〈登高〉里的句子,口中轻轻地吟诵起来:
天高风急猿啸哀
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
不尽长江滚滚来
万里悲秋常作客
百年多病独登台
艰难苦恨繁霜鬓
潦倒新停烛酒杯
   泪水如清泉般涌出了他的眼眶。面对着河水,他的形体仿佛河边永恒的雕塑一样,僵硬、麻木、无知无觉。
“梅小诗,梅小诗”身边传来喊他的声音。
   “梅小诗,你是在坐禅,还是在炼气功?”又是一个男子的声音。
    他从冥冥之中悠悠醒转过来,只是站在身后的是同窗好友李洁和黄强。黄强长得眉清目秀,温文尔雅,说话却风趣幽默,往往能使人心境开朗,笑逐颜开。
   “这两天见你情绪有点特别,想找你谈谈,找遍整个学校,也不见你人影,却是坐在这里,吟哦杜少陵的悲秋诗,面对这秋气沉沉的山水出神。”李洁说道。
   梅小诗连忙站了起来,装出欢颜问道:“找我谈什么呢?”
   “小诗,朋友之间应当是无所不谈的,对吗?有什么心事,就倾吐出来吧,也许我们会为你分担一些。”黄强上来扒在他的肩膀说道。
   梅小诗又是一笑,笑得凄然、伤感,却很洒脱:“李洁,黄强,我没什么,真的没有什么,请不要为我担忧,我会和往常一样学习生活的。这两天,我在想一些问题,一些很平常,却又很能引起人们思索的问题。”
   “什么问题?找到答案了吗?”黄强急切地问道。
   “还没有,所以我到这山水间来寻找。”梅小诗回答着,含蓄却又隐含深意。
   “究竟是什么问题?我们一起来找不是很好吗?”李洁也有些不耐其烦了。
    梅小诗茫然地摇摇头,说:“对不起,我的思路紊乱得很,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些什么。就让我静静地想一段时间,等到我理出个头绪来,我再告诉你们,好吗?”
   “好是好,可你千万别胡思乱想,或作什么非分之想。”黄强诡秘地一笑,冲他作个鬼脸。
   “你这个鬼精灵。”梅小诗一拳挥了过去。
   “嘀铃铃------”,“嘀铃铃-----”,“嘀铃铃------”,上课铃又响了。梅小诗赶忙拉着二人,迈开步子向教室走去。 

 

<待续>



心缘之梦欢迎你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缘之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人:“心缘之梦”微信群yueyuanzhongqiu2008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