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缘心曲 >> 网友情感 >> 芳草萋萋(二)
    
  双击自动滚屏  
芳草萋萋(二)

发表日期:2010年10月14日  出处:原创  作者:半掩琵琶倦客  本页面已被访问 2610 次





 

 

芳草萋萋(二)

文编:倦客


    时光倒流到二十三年以前。
    他叫梅小诗,在A县第一中学读书。这所在这个县举足轻重的高等学府,网系了从全县各地选考来的学生尖子。他不仅是这所学校的重点班,在班上也是中上之选。那一年,他才十七岁,生性开朗、顽皮又乐于助人。他读功课并不认真,相反在老师和同学们的印象中他懒散极了,因此他成绩一直不能进步。但是他爱好文学,也酷爱书法与美术,对音乐也有相当浓的兴趣。他从不在乎分数的多少,每次考试总是八十分左右,高不了,也低不下。老师找他谈过几次,告诫他只要稍微用心一点,他的成绩就可以在全班名列前茅。但是,他照样无动于衷,依旧我行我素。
    学校座落在郊区一个风景宜人的沙洲旁,南面紧偎着长年绿水悠悠的浮香江。这江名曰“浮香”,聚华凝艳,显然是哪个文人骚客的杰作,但这江夹岸花木成阴,郁郁葱葱,春来桃红李白,各式各样的花瓣,从上游飘浮而下,赤橙黄绿青蓝紫,叫人眼花缭乱,煞是好看,想来江可能由此而得名,名曰“浮香”,确实名副其实,当之无愧。沙洲上古木参天,芳草萋萋,四季繁花开遍沙洲,清香飘逸,是个理想的天然公园,因此也得了个雅名“溢香”。浮香河与溢香洲,水乳交融,相得益彰,是全县最有名的旅游风景。它们似一对娇媚的少女,以其各自所独有的风姿,吸引着南来北往的人们。
    那一年,梅小诗不留校寄宿,天天跑通学。这是深秋的一个下午,秋风萧瑟,黄叶纷飞,满目萧索悲凉。他由于做作业的缘故,放学晚了点,当他跨出学校门的时候,已是夕阳衔山,宿鸟投林时分了。他挎着书包,望了望天色,三步并作两步地向家赶去。还没走了两三里,已是暮色四合,夜幕降临了。路上行人很少,静寂得使人想起硝烟散去后的战场。这种幽静使他的步子迈得更快,他几乎小跑起来了。走着、走着,他的视野里出现了一个小白点,随着距离的拉近,他看清了那是一个女孩,身着白色连衣裙,身材修长匀称。她手推着一辆轻便自行车,既不骑也不跑,没有焦虑,没有惊慌,显得那么安祥,那么娴雅,仿佛闲庭信步一般。
   “这个女孩倒有点气质不凡。”梅小诗心里这样想着。
    当挨近她身边的时候,他忍不住好奇地问:“喂,你到哪儿去?为什么你单车不骑,反倒推着走路?”
    那女孩看了他一眼,回答道:“我到我舅舅家去,单车链子断了不能骑。”简单、干脆、利索,声音虽然圆滑动听,但冷冷的,教人不敢领受。
   “你舅舅家在哪儿?”
   “梅树弯。”
   “啊-----离这儿还有七、八里路呢。”
   “嗯。”
   “那么单车让我给你检修一下吧。”梅小诗同情起来了。
    那女孩也不再说什么,把单车停下支撑好。
    梅小诗蹲下身子一看,原来是链子的接头脱节了。“谢天谢地,幸好不是大手术。”他心里高兴地说。接着,他把接头同链子连接好,然后找来两块尖锐的石块,用力锤好。当他把一切都检修好之后,作出一幅很无赖的样子,对她笑着说:“占个便宜,我搭你一阵,各得其便。”然后一纵身,便上了车。
    那女孩也笑了笑,笑得高雅、美丽,却很勉强。接着几步小跑,纵身上了后架。
    梅小诗在前面用力地蹲着车。这时,月亮升起来了,是弯玉镰似的新月。秋夜的风虽然带着薄薄的寒意,但对他来说,仍然是爽心快意的。他干脆解开那件洁白的衬衣胸前的扣子,任凉风尽情地吹拂他滚烫的胸膛,然后哼起那轻快的流行小调:
我走过青草地
漫步在小河堤
让阳光拥着我
让风儿抱我
啦啦啦。。。
。。。。。。
    “唉-----”忽然从他身后飘来一丝幽幽的叹息,仿佛从天外飘来一般,虽然细若游丝,但他听到了,而且如一把锤子,沉重地敲击着他按颗年轻的心。
   他忙停住哼唱,关切地问:“喂”,他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没,没什么。”那女孩支吾起来。
    梅小诗回过头去,满含疑惑地望着她。只见月光映照之下,她那清丽出尘的脸庞上挂着两行晶莹的泪珠,那一双秋湖般清澈的眼睛里含满了泪水,如汪汪的两道清泉。梅小诗心里震动起来,忙满含歉意地问:“是不是我的歌牵动了你的某种伤心的往事?”
   那女孩没有回答,抬起泪光莹莹的双眼,茫然地摇了摇头。
   梅小诗知道要想问出个所以然来,恐怕不太可能,也就没有继续打破沙锅----问到底。他对身后的这个女子,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他觉得她象一团谜,教人无法理解,但是他又给予她深深的同情。他想,她看上去最多十七、八岁,但气质高雅,显然受过很好的教育和熏陶,何以她愁云笼罩,忧心忡忡,如此多愁善感,好象〈红楼〉里的林黛玉一样?也许是她命运一生坎坷,养成她的多愁善感;也许是近来她遇到了什么意外的打击,而不被别人所理解;或许是她家中发生了什么意外。。。。。。总之,梅小诗在心里犯着疑惑,为她推测出了十多种可能,然后又把它们推翻,推翻之后又成立,成立之后又推翻,如此翻来覆去,他自己也糊涂起来了。他苦笑了一下,自嘲地说:“我怎么能猜得着呢?我又不是神仙。”
   最后,他又回过头来,满含真诚地对她说:“不管怎么说,你应当保重自己,生活当中不如意的事情每时都会发生,你不应该如此消沉。”
    那女孩子泪光莹莹的眸子里忽然放射出耀人的光芒来,怔怔地望了他好一会,然后又别转头,幽幽地说:“你不会理解的,你是绝对不会理解我的。尽管如此,我还是要谢谢你,真诚的谢谢你。”


<待续>



心缘之梦欢迎你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发表人:东山壹脉
发表人邮件:xiejiezuo@163.com发表时间:2011-1-6 15:08:00
如诗如画的秋色,真的让人留恋。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缘之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人:“心缘之梦”微信群yueyuanzhongqiu20080815